您的位置: 香港德邦物流有限公司 / 觀點 / 環球視野 / 正文

錢昌明:美國是不是患上了焦慮症?

2018-11-04 20:15:18 作者: 錢昌明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作為世界唯一超級大國,既然美國已是世界第一,按理應該滿足了。可是事實並非如此,霸權主義的貪心是永遠不會滿足的。即使在實際上它已坐上了“霸主”位置,又會怕隨時失去,時刻害怕新興力量的超越。為此,它就想要做能左右全人類命運、無所不能的“上帝”。

錢昌明:美國佬是不是患上了焦慮症?——評特朗普總統的“美國優先”

來源: 崑崙策網•作者:  錢昌明

作為世界唯一超級大國,既然美國已是世界第一,按理應該滿足了。可是事實並非如此,霸權主義的貪心是永遠不會滿足的。即使在實際上它已坐上了“霸主”位置,又會怕隨時失去,時刻害怕新興力量的超越。為此,它就想要做能左右全人類命運、無所不能的“上帝”。此真可謂:人心不足蛇吞象,做了皇帝要成仙。於是,它就要“折騰”世界,就要“折騰”自己,想要通過“蠻幹”來保持霸權的獨佔與永恆。

錢昌明:美國佬是不是患上了焦慮症?——評特朗普總統的“美國優先”

記得2001年小布什上台時,高揚“自由、民主”大旗,喊的是美國要“領導和平事業”!他在《就職演講》中鼓吹:

【香港德邦物流有限公司】

結果,小布什的“自由、民主”與“和平事業”,是借“反恐”之名和一包“洗衣粉”,先後發動了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實質是霸權主義。

八年後,奧巴馬取代小布什,同樣揮舞着“自由、民主”旗幟。不過他要比小布什坦率一些。在聲言美國的“自由、民主”與“和平事業”外,又揚言“美國還要領導世界一百年!”——直白了美國的霸權意圖。

結果,這位黑人總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在中東、阿拉伯世界策動攪亂世界的“顏色革命”,發動入侵利比亞的戰爭,製造了數以百萬計的難民。霸權主義真是害死人。

兩位美國總統整整搞了十六年的霸權主義,給美國帶來了什麼?帶來了18萬億美元的財政赤字;製造了一次由美國次貸危機——“雷曼兄弟”破產引發的全球性經濟危機;讓美國國內貧富兩極分化加劇,中產階層破產,社會矛盾、種族矛盾激化,兩黨惡鬥,槍擊案不斷,社會動亂┄┄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美國搞霸權主義,實實在在是自作自受,是“自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到2016年特朗普競選總統,只得丟棄這面不得人心的“自由、民主”破旗,目光向內——迎合國內民粹主義思潮,轉移視線,喊出了赤裸裸的“美國優先”!正是仗着這一民粹主義口號,他贏得多數具有種族主義傾向美國白人及中低收入階層的支持,登上了總統寶座。

特朗普執政,儘管口號、政策有變,但美國的霸權主義本質不變。

在“美國優先”口號下,特朗普像希特勒那樣(奧巴馬稱他為“狂熱分子”、“竊國者”),用民粹主義來穩住內部。他修建美墨邊境的隔離牆,要驅趕現有的上千萬非法移民;他不惜“違憲”——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要用總統“行政命令”廢除美國境內的“出生公民權”;他還打算動用1.5萬名軍隊去對付美墨邊境企圖越境的非法移民。特朗普竭力為民粹“排外”思潮推波助瀾,力圖穩住國內下層選民對他的信任。

在“美國優先”口號下,為保持世界霸權,特朗普追求“絕對軍事優勢”,妄圖以軍事恐怖震懾全世界。他不顧寅吃卯糧、債台高築,開出創歷史記錄的軍費預算,大力擴充軍備、更新核武庫。

在“美國優先”口號下,為保持世界霸權,遏制中國發展,特朗普不惜挑戰中國的主權底線,在台灣問題,東海、南海問題,不斷挑釁,製造事端。

在“美國優先”口號下,為保持世界霸權,特朗普不僅打壓伊朗、朝鮮、委內瑞拉等國際上所有反美異己勢力,更力圖把俄羅斯壓下去,致使美俄關係劍拔弩張。

在“美國優先”口號下,為保持世界霸權,特朗普不斷地“退羣”、“廢約”,不惜敗壞國家聲譽、損害美國形象。他敢與世界為敵,公然推行經濟霸權主義,踐踏國際貿易規則,不僅要同中國打“貿易戰”,也不放過歐盟、日本和韓國等盟友;力圖通過訛詐手段,輕易地勒索黑老大的“保護費”。

特朗普提出“美國優先”口號,與其説是為了保持美國的世界霸權,不如説是害怕失去世界霸權。在美國霸權不斷衰落的形勢下,特朗普徹底撕去了以往帝國主義慣用的所有偽裝,以赤裸裸的手段進行“蠻幹”,已陷入了近似“瘋狂”的地步。如此四面樹敵、孤立自己,這究竟是美國的強大,還是內在的虛弱?

有西諺雲:“上帝要人滅亡,必先使人瘋狂”。“瘋狂”者,指神經錯亂、喪失理智,儘想幹些在現實中不可能的事。從歷史上看,政治學上的“狂人”,實際上都是一些霸權主義惡性膨脹、卻又內在虛弱的政治人物。

二戰時期,希特勒靠煽動民粹主義上台、形成法西斯勢力,推行日耳曼式霸權主義,一度獨佔歐洲14國,僅隔海的英國與東邊的社會主義蘇聯不受它控制。可是它還是不滿足,仍要左右開弓,不惜撕毀《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發動蘇德戰爭。這是霸權主義野心惡性膨脹的“瘋狂”,終於是力不從心、使自己陷入“兩面作戰”困境,直至徹底覆亡。

同樣,東條英機憑籍日本法西斯軍國主義執政,不滿足於侵佔了大半個中國和東南亞,還要偷襲珍珠港,挑起了太平洋戰爭。這同樣是霸權主義野心惡性膨脹的“瘋狂”,同樣是力不從心,最終自食苦果。

自1991年蘇聯解體以來,美國早已成了世界唯一超級大國。長期來,美國的軍費支出,一直名列世界第一,約佔了全世界軍費總和的近一半,始終是比追隨其後10個國家的總和還多。如今美國一國軍費已超7000億美元,軍事實力無疑是世界第一。然而,它仍不滿足,還在不斷地炮製“中國威脅論”、“俄國威脅論”,胡説是中、俄威脅了它的安全。事實上,翻一下“現代戰爭史”,自“二戰”結束以來,世界各地發生的大小數以百次計的戰爭,幾乎全是美國策動的,至少都與美國因素有關。美國霸權主義究竟是在“領導和平”,還是在“領導戰爭”?只要是願意正視現實的人,答案不言自明。

作為世界唯一超級大國,既然美國已是世界第一,按理應該滿足了。可是事實並非如此,霸權主義的貪心是永遠不會滿足的。即使在實際上它已坐上了“霸主”位置,又會怕隨時失去,時刻害怕新興力量的超越。為此,它就想要做能左右全人類命運、無所不能的“上帝”。此真可謂:人心不足蛇吞象,做了皇帝要成仙。於是,它就要“折騰”世界,就要“折騰”自己,想要通過“蠻幹”來保持霸權的獨佔與永恆。

殊不知,世界上的萬事萬物,總是在“從無到有、再從有到無”地發展着的;總是在“由弱轉強、再由強轉弱”地不斷轉化着的。誠如佛學所講:世事無常。要想萬世長存,只“有”不“無”、只“強”不“弱”,那隻能是一種幻想。用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觀看問題,“事物內部矛盾着的兩方面,因為一定的條件而向着和自己相反的方面轉化了去,向着它的對立方面所處的地位轉化了去”(毛澤東:《矛盾論》)。這是誰也無法改變的自然規律。誰想要逆自然規律而行,必然會碰得頭破血流。

按照常理,人們確實很難理解當今特朗普總統的所作所為。他一回兒怒罵金正恩是該死的“火箭男”,一回兒又會説自己與金“墮入愛河”;他一回兒高唱“北約過時論”,一回兒又高調支持歐盟對俄羅斯的“制裁”與鬥爭;他一回兒要全面“制裁”伊朗,一回兒又要與它談判;他一回兒同中國翻臉,決心不讓中國人再過“好日子”,一回兒再轉身又可以與你套近乎┄┄

人們不禁會問,特朗普總統如此反覆無常、不可捉摸,是不是患上什麼病症?答案:是的,當今的美國,確確實實患上了霸權主義的焦慮症。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崑崙策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