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香港德邦物流有限公司 / 觀點 / 文化評論 / 正文

鹿野:從梁羽生到金庸,武俠小説發展的兩個階段

2018-11-03 18:32:41 作者: 鹿野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很多人認為,武俠小説就是以古代為背景的。其實第一部新派武俠小説恰恰是以近代的義和團運動為背景的,也就是梁羽生的著作《龍虎鬥京華》。

鹿野:從梁羽生到金庸,武俠小説發展的兩個階段

作者:  鹿野

早年也曾經一度嚮往過革命,因此所寫出來的一些作品中也帶有一種革命者的氣息。但是,隨着金庸社會地位的提升,其思想觀念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逐漸從革命走向反動也就是從“為國為民,俠之大者”的郭靖,逐漸轉為了猥瑣的韋小寶。當然,在否定一些東西的時候,同時也就是肯定了另一些東西。像《鹿鼎記》中極力渲染的康熙大帝英明神武,對於反清復明義士的種種攻擊,其實也就是對於當時仍然統治香港的英國殖民者的一曲讚歌。從這個意義上來説,金庸晚年所寫的武俠小説的確是武俠小説的一個新時代。因為即使是民國的武俠小説中,也從來沒有對於殖民者進行歌頌。從晚年的金庸開始,武俠就已經從鼎盛走向衰落。

鹿野:從梁羽生到金庸,武俠小説發展的兩個階段

所謂武俠小説,在民國的時候曾經熱過一陣子,不過這些小説在今天已經沒有多少影響力。新中國成立以後,武俠小説退出了歷史舞台,直到八十年代才回歸。僅僅就今天來看,影響力比較大的是港台武俠小説。因此,本人也是從五十年代的港台武俠小説談起。

武俠小説的第一個時代是梁羽生時代。很多人認為,武俠小説就是以古代為背景的。其實第一部新派武俠小説恰恰是以近代的義和團運動為背景的,也就是梁羽生的著作《龍虎鬥京華》。其對於義和團的熱情讚頌足以讓今天的公知們心驚肉跳:

【香港德邦物流有限公司】

梁羽生的武俠小説基本上都是以革命為主題的。某種意義上來説,正是新中國的革命給了武俠小説新的生命。因為香港與台灣兩地恰恰是革命尚未波及的舊中國的殘餘,所以那個舊世界的江湖氣仍然存在,同時形形色色的腐朽勢力與嚮往新世界的俠義力量之間的衝突提供了巨大的寫作空間。所以,梁羽生的 “革命武俠”一橫空出世,馬上就吸引了廣大讀者。在此之前,民國的武俠小説雖然也很多,但是從來沒有多少社會方面的思考。

梁羽生寫的最好的武俠小説是《白髮魔女傳》,其以李自成的農民起義為背景,其實是一首農民起義的讚美詩:

【香港德邦物流有限公司】

武俠小説的第二個時代是金庸的時代。金庸早年也曾經一度嚮往過革命,因此所寫出來的一些作品中也帶有一種革命者的氣息。像金庸的第一部武俠小説《書劍恩仇錄》就採用對乾隆皇帝是漢人之子的民間傳説的全新演繹,講了一個紅花會首領陳家洛對於自己的親生哥哥乾隆皇帝抱有幻想,最終付出了失去戀人等慘重的代價的故事。故事説明了“親不親,階級分”的道理,也批判了知識分子的軟弱性。這較之梁羽生的武俠小説來説,走得更遠了一步。其續篇《飛狐外傳》講了大俠胡斐看到惡霸地主鳳天南殘殺平民百姓,不惜一切代價憤然出手,具有着更濃重的階級鬥爭色彩。特別是《射鵰英雄傳》把對民族壓迫的批判與對階級壓迫的批判熔為一爐,一舉奠定了其武俠小説宗師的地位。

但是,隨着金庸社會地位的提升,其思想觀念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逐漸從革命走向反動。從《倚天屠龍記》裏面 “無能的革命者”到《天龍八部》裏面 “不受理解的革命者”,最終淪為《笑傲江湖》和《鹿鼎記》裏面對中國革命赤裸裸的攻擊:

【香港德邦物流有限公司】

一九六六年身為《大公報》副編輯的羅孚想借着武俠小説的熱浪,將自己創辦的《海光文藝》推向讀者,於是請來梁羽生以佟碩之的筆名在《海光文藝》的創刊號上發表了近兩萬字的《金庸梁羽生合論》,其中有如下內容:

【香港德邦物流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一個現象是,隨着金庸思想觀念的變化,其作品的風格也逐漸的發生了改變。也就是從“為國為民,俠之大者”的郭靖,逐漸轉為了猥瑣的韋小寶。當然,在否定一些東西的時候同時也就是肯定了另一些東西。像《鹿鼎記》中極力渲染的康熙大帝英明神武,對於反清復明義士的種種攻擊,其實也就是對於當時仍然統治香港的英國殖民者的一曲讚歌。從這個意義上來説,金庸晚年所寫的武俠小説的確是武俠小説的一個新時代。因為即使是民國的武俠小説中,也從來沒有對於殖民者進行歌頌。從晚年的金庸開始,武俠就已經從鼎盛走向衰落。(當然,在八十年代以後,金庸看到英國殖民者站不住腳了,又積極支持一國兩制。但是,這已經是題外的話了。本文中的“晚年金庸”指的是其武俠小説創作生涯的晚年。)

【香港德邦物流有限公司】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察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